您的位置:中國云南網 > 教育頻道 > 正文

鶴城的福爾摩斯--戴林甫
2014-06-05 16:09:12   中國云南網   評論:0

分享到: 收藏

  \

  戴林甫,男,現年31歲,漢族,湖南省溆浦縣人,2002年參加公安工作,現任湖南省懷化市公安局鶴城分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負責重案偵查工作。戴林甫從警10余年來,一直戰斗在刑偵第一線,先后榮立三等功4次,嘉獎8次,打掉各類犯罪團伙10余個,偵破各類刑事案件400余起,抓獲命案犯罪嫌疑人20余人,被戰友們稱為鶴城的福爾摩斯。今年3月,戴林甫被懷化市公安局授予“全市破案能手”光榮稱號。

  分析因果關系,利用邏輯推理,讓案件真相更近

  2012年11月4日中午,懷化市鶴城區城南環城路晨運大修廠的老板張洪突然跑到城南派出所報案,據其陳述,他的一個叫劉振福的邵陽籍大貨車司機在上午11點左右駕駛大貨車拉著一車的貨開到他的大修廠,步伐蹣跚地下了貨車走進他的辦公室然后坐下,只說了一句“有人害我”就趴在辦公桌上不省人事。張洪發現劉振福后腦部有血跡就立馬將其送去了醫院救治,剛到醫院不就醫生就宣布死亡了。命案發生后,戴林甫迅速帶領偵技人員趕到現場。經尸體解剖,法醫鑒定死者系外力作用至顱內出血而亡。通過調取死者駕駛的大貨車行車軌跡視頻資料,得知死者駕車下高速路口的時間是10時10分,可以清楚地看見死者當時很正常,是一個人駕車,車上沒有外人,從下高速路口到晨運大修廠的時間大概需要30至40分鐘,也就是講死者駕車是下了高速路口之后很正常地行駛到了大修廠,但為什么到了大修廠頭上會有傷,而后馬上又死了呢?案件越來越撲朔迷離,但戴林甫當時沒有慌神,越是在案子沒有頭緒的時候越要沉住氣,戴林甫認為任何事物都存在因果關系,既然死者頭上有傷,那么根據邏輯推理,肯定是在下高速之后出的事,戴林甫仔細檢查了死者的大貨車,車身無明顯的撞擊痕跡,擋風玻璃完好,排除了交通事故,問題到底出在哪里,戴林甫認為死者是正常時間到達大修廠的,所以出事的時間不會長,也許就是幾分鐘,貨車行駛在公共場合,如果發生打架之類的情況就會被人看見,這樣的話就應該有人報警……戴林甫茅塞頓開馬上到懷化市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查閱當天案發時間段內的報警電話,一條一條認真的聽,果不其然,在案發上午10時34分,有男子報警稱城南加油站內有人打架。戴林甫馬上趕到城南加油站了解當時的情況。報警人就是加油站的站長,據其陳述,案發當天一輛大貨車來加油,車上的司機和一輛皮卡車的司機因為爭搶加油位打了起來,貨車司機被扇了一耳光倒地頭撞在地上出了血,站長勸開后貨車司機上了車開走了,為防止意外,站長用手機將皮卡車照了下來。戴林甫依據這個線索及時將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此時離案發還不到24小時。

  通過層層剝筍,揭開迷霧假象,使案情真相大白

  2012年的12月30日,元旦即將到來之際,懷化市鶴城區民政局家屬區內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兇殺案,年僅24歲女孩劉燁被人殺死在家屬區6樓的出租房內。鑒于案情重大,分局領導要求盡快破案。壓力就是動力,案發后,戴林甫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帶領偵查人員開展工作。經查,死者是被人和平進入室內后綁住身體用枕頭蒙住頭部窒息而亡的,無明顯財產損失,兇手在作案之后在墻上寫下“騙我感情”四個字。從現場初步的情況來看,這是一起典型的情殺案。為此,戴林甫從死者外圍開展工作,重點了解死者的感情生活。據調查得知,死者剛考上公務員,馬上就要上班,平時為人正派,男友在浙江,兩人感情穩定并馬上就要結婚,死者沒有其他的感情糾葛。戴林甫經過調查后果斷提出,兇手很可能是轉移我們的視線,才寫下墻上的字,死者和兇手很可能不相識。通過進一步對現場的勘查,戴林甫在死者手機里發現死者最后接的電話是在下午的18時許,當時死者在家里,最后一個通話手機號碼的機主沒有身份記錄,是當天開的戶,通話量只有10余個電話,而且已經關機了,十分可疑。戴林甫認為這個號碼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使用的號碼,但身份不能確定,可想而知,這是犯罪嫌疑人早就預謀好的,怎樣確定這個手機的使用者是誰,是擺在戴林甫面前的老大難問題,確定了,嫌疑人就確定了,案子就破了,但是狡猾的嫌疑人是有準備的,這是一場正義和邪惡的較量,擺在戴林甫面前的就是有一張嫌疑人使用號碼的通話記錄,其中和死者的通話是最后一個,戴林甫查閱了嫌疑人除死者之外的通話對象發現,這些聯系人都是女性,年紀有大有小,而且都是懷化本地人,戴林甫此時陷入沉思……女的、懷化人,戴林甫忽然閃過一個想法——租房子,對,是租房子,嫌疑人是要租房子,這個案子應該是以租房為名入室搶劫殺人,戴林甫馬上將通話的號碼包括死者的號碼放至互聯網百度搜索一遍,果不其然,連同死者在內都在網上發布了租房信息。驚喜過后,戴林甫又漸漸冷靜下來,既然死者是最后一個電話,那么和死者之前的通話者應該見過嫌疑人。為此,戴林甫果斷地找到了嫌疑人其中的一個通話對象,市醫院的一名護士。據她陳述確實在網上發布過租房信息,但看房的人很多,沒有什么特別的印象。為此,戴林甫耐心地讓她從手機通話記錄里一個一個回憶,磨了一個下午,這名護士終于記起有一男一女在那個時間段打過電話要求看房子,見面之后對方好像沒有誠意,也就不了了之。戴林甫沒有滿足現狀,繼續要求護士回憶這一男一女是否還用其他方式聯系過她沒有,護士仔細回憶講那個女的之前還帶另一個男的來看過房子,醫院的一位同事還與那個男的打過招呼。戴林甫立即通過護士找到這位同事,又通過這位同事找到那位看房的男士,再通過看房的男士找到了犯罪嫌疑人。此時,據發案才24個小時。

  戴林甫常說:“干刑警很累,可看到一起起疑難案件水落石出,雖累猶喜;干刑警很苦,可看到一次次破譯死神密碼為死者昭雪伸冤,雖苦猶榮。”戴林甫用樸實的言語、平凡的行動、詮釋了一名刑警的英雄本色。

  圖為戴林甫被懷化市公安局授予“全市破案能手”光榮稱號。

  (羅運山羅胡純)

責任編輯:bjhtren  來自:中國云南網綜合

相關熱詞搜索:鶴城

上一篇:不讓進的國家文物局食堂究竟藏了什么貓膩?
下一篇:上班期間坐公車按摩的干部被免警示了啥?

0彩票充值